执政官全讯网欢迎您的光临 -^_^-

您现在的位置: 执政官网商城 > 执政官资讯 > 酷战术专栏 >

介绍一下罗马帝国的军事上的战术??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10-02热度:
古罗队的基本战术组织是小队,相当于现代军队中的连。每个小队由两个百人队组成,相当于现在的两个排。百人队原先为一百人,后来改为60至80人,这是由于一名军官(百人队长)来指...

  古罗队的基本战术组织是小队,相当于现代军队中的连。每个小队由两个百人队组成,相当于现在的两个排。百人队原先为一百人,后来改为60至80人,这是由于一名军官(百人队长)来指挥一百人的队伍常显得力不从心,但百人队这个名称仍然保留了下来。大队相当于现在的营,由450至570人组成,其中有120至160名少年兵,还有相同数量的青年兵和壮年兵,60至80名成年兵,另加一队30人的骑兵。大队里的骑兵很少跟大队一同作战,而是自己合起来组成较大的骑兵队伍。古罗团相当于现代军队的一个师,它由10个大队组成,约4500至5000士兵,其中包括300名骑兵。每个古罗团配有一个联合军团,这相当于现代的一个军,约9000至 10000人,其中约有骑兵900人。两个古罗团加上两个联合军团组成一个野战军,称为执政官统率的集团军,由两个罗马执政官当中的一名指挥。每个执政官统率的集团军通常有18000至2万人,其正面战线宽约二千五百米;整个集团军战斗编队占地约六十万平方米,大约三倍于同样规模的古希腊方阵队形。军团的机动性取决于每个大队与各分队之间的战术关系,也取决于重步兵的各个作战横队之间的相互关系。每个小队就像一个古希腊小方阵,它的每个横列约20人,纵深6人,士兵间隔略大于古希腊方阵的士兵间隔。每个士兵所占约1.5平方米,横队的各个小队之间有一个相当于小队正面宽度的间隔,约30米。各小队交错排列,形成棋盘状的纵横交错队形。这种棋盘方格状的作战队形较之古希腊方阵有许多优点。它比较容易在地形崎岖的乡村实施机动,不用担心部队前后失去紧密的联系,也不必担心横队中出现前后脱节的现象。古罗团是由可以单独机动的部队组成的,他们能在敌人防线上打开缺口并利用缺口进攻敌人。而每个军团士兵也都经过严格训练,能在较小规模上以同样的方式进行战斗。他们是战争史上最早以这种战术队形、这种方式进行作战的,也是最早以剑而不是梭镖为主要兵器进行战斗的士兵。他们在作战中表现出来的较强的性和高度的训练素养,标志着一支强盛的罗队的崛起,这支军队能够长年不息地打仗。

  古罗马逐步扩展成为一个地中海帝国, 形势的发展罗马执政官马留于公元前100年对罗事体制进行了。马留接受了罗团逐步向方阵队形演变的趋向,并把步兵大队作为基本的战术组织。小分队虽然保留了下来,但仅仅作为大队里的一个行政单位。每个军团由十个大队组成,每个大队有400---500人。作战时,大队编为十或八列横队,每列横队约有50人。在排成密集队形时,新锦江娱乐,士兵间距约三英尺,这样很适合部队的机动和密集的标枪投掷,但不宜用于白刃战,因为间距太小,剑无法施展。为此,在进行近战时采用了间距为六英尺的疏开队形,为使密集队形能够迅速扩展为疏开队形,在交战前各大队之间必须留出相当于一个大队宽度的间隔距离。一个军团由二或三个横队组成,马留就把横队中的各大队按棋盘方格形状加以排列,从而使军团保持了原有的灵活性和机动性,并在士兵之间保留了战斗中挥剑所需的间隔距离。同时利用这种队形的灵活性可以适应方阵中士兵往往自然而然地挤到一起去的倾向,使军团在近战时始终保持连贯均衡,不致产生缺口。这是一项简单、高明、行之有效的,使古罗团继续保持了固有的灵活多变的特性。

  大队在行进时编成四或五纵队。若要变为战斗横队,只须先合并成二纵队,然后作向右或向左转即可。行进间的队伍要进行各种变换时,跟现代军队密集队形的方式相似。

  军团通常编为三个横队。第一横队包括四个大队,第二和第三各为三个大队,后面的各大队对准前一可横队的大队间隔,以传统的棋盘方格形式交错排列。一支由每个军团平均兵力为4500人的八个军团组成的军队,排成三横队的队形,其正面总宽度约为2500英尺,跟过去以分队为基本单位的军团相似,但纵深要稍浅一些。

  军团的主要防御队形有横队、新锦江娱乐,方队、圆队等。横队通常由十个大队排成一列,部署在设防阵地或战壕的后面。方队按普通三横队形式组成,其中三个大队朝正面,七个大队分别朝侧面。

  从军事角度来看,以大队为战术单位组成的古罗团可以说是适应性强的作战部队。军团最杰出的统帅凯撒在战术上虽无重大贡献,但在军团的上却不愧是一位卓越的能手。由于改组了后勤供应车队,作战部队能够迅速前进。侦察兵和骑兵部队能够超前部队主力20英里实施敌情侦察。古罗马的将军们都强调打戟战,只要可能,就寻找机会袭击或逼近敌人的侧翼,他们跟敌人一样,总是力争占领制高点,这样可以增加兵器投掷的距离,冲锋时不仅有力,而且冲击力量更大,同时剑和梭镖刺出时也更加容易些。凯撒通常把最得力的大队安排为第一横队,这样一开始突击就能取得最好的效果。

  在轻步兵进行小规模袭击和用投掷式兵器进行之后,双方的主力横队便开始互相接近。罗团的横队或者主动前进,或者等候敌军逼近至相隔20码的距离。这时,第一横队的前面两列士兵便将标枪投出。往往就在这个时候,军团已经采取疏开队形。但有时疏开队形的动作迟滞,要待标枪投出之后才完成疏开动作。

  军团在主力横队开始跟敌人进行白刃战前发起冲锋。这时,第一横队的8或10列士兵就迅猛冲向敌人,但只有前面的两列士兵能够用上剑,后面各列士兵则将手中的标枪从混战中的士兵头顶掷过去。几分钟后,双方的第二批士兵便上前替换正在交战中的士兵。这样周而复始地替换着打下去,赶到战斗结束,与此同时,轻步兵要负责给后面各列士兵补充标枪。这些轻步兵除了要掩护军团的背后和侧翼外,还要负责找回所有能够找到并尚能使用的标枪和投镖。

  若第一横队的进攻未能取胜,或者被敌人压住,那么第二横队的士兵就穿过第一横队士兵的间隔向前推进,第一横队中筋疲力尽的士兵则退下来休息并重新编队,最后便作为后备队的第三横队使用。因此在整个战斗中,横队中的各列士兵以及二个或三个主力 队之间都在连续不断地进行调动。要进行这样的调动和替换,军队必须要有高度的纪律性和严格的组织。正因为古罗队进行了这一系列变动,才能在高明的军事将领的指挥下,不断创造战争奇迹。

  a展开全部罗马人以重型步兵方阵在轻型步兵和多用途骑兵的辅助下作战。但是,罗马人早就不以长矛作为他们的主要武器,而采用了多用途进攻性装备。为了防御,他们极为倚重一种宽2.5英尺,高4英尺的大型凸盾。这种木制盾牌先是用布,后又用小牛皮覆盖,并在盾的中央以铁加固,可以“挡开所有较有的石块、长矛和重型羽箭的打击”。当时的人解释说:“它的上部和下部边沿以铁边加固,当放在地上时,可以防止由下方袭来的打击和。”由于罗马人进行了许多攻城战,需面临希腊人的长矛或短矛的袭击,并要与善于使用双手砍剑的凯尔特人作战,因此最终设计出一种能够有效抵御所有对手的盾牌。他们的全套防护装备包括头盔、铜制胸甲,或者大多数人所穿戴的锁子甲。 [ 注:泼利比乌斯,《历史》,第6卷,第23页第2-16行,转引自W.R.巴顿译6卷本《历史》(剑桥,麦斯出版社1966年版)第3卷,第319、312页。 ]为了进攻,罗马人依靠短剑实施突击战斗,“由于剑刃非常坚硬,这种短剑用于刺击相当优异,而且剑的两面均可有效砍击”。这种短剑在与双手砍剑或长矛能被盾牌挡开的对手进行近战时,证明了它的价值所在。多数步兵还携带两支叫做“皮留姆”的标枪。这种标枪的尖在碰到坚硬物体时会弯曲或破碎,因此“敌人不能将其再投回来。如果这种武器不能奏效,还可以从两边射箭”。这与罗马人的战术相适应。其战术是,首先向敌人投掷标枪,尔后快速接近敌人,以短剑和盾牌与敌人近战。 [ 注:泼利比乌斯,《历史》,第6卷,第22页第4-23页第11行,转引自巴顿译本第3卷,第319-321页。 ]实践证明,罗马人使其独特的组织成熟,要比他们使用短剑更具基础性。他们把军队分为战线排纵深;他们还把这些战线细分为支队,每个支队有两个由60人组成的百人团。这种较细的区分编组提供了基本的协同,并了一定的机动性。罗马人通过在每条战线各支队之间保持间隙的方法来运用这种组织;第二条战线的支队错开,从而弥补了第一条战线的间隙。第战线与前两条不同,因为它的支队只有前面两条战线人。第战线的士兵都是比较老的,仍然使用长矛作为其主要武器。第战线的支队配置在第二条战线的间隙后面,使得整个队形有些像一个棋盘。这是基本队形。罗马人就是以这种队形前进并投入战斗。由于每条战线在进军中几乎必然产生间隙,所以罗马人索性有系统地安排其间隔。战斗中,在罗马人的战线靠近敌人之前,第二条战线以百人团或整个支队为单位,补进第一条战线的空隙。第战线则靠上前去,填补第二条战线的空白,与第二条战线剩余人员一起,如果不必去帮助补充第一条战线的大缺口的话,就作为预备队。这种组织赋予罗马人战线一种方阵所缺乏的灵活性和反应性。行政组织是罗马人系统得以增强的另一个要素。10个第一和第二战线个第三战线人的支队组成一个称为军团的行政组织。加上一定比例的传令兵、支援、搬运工等等(他们中的一些人兼作轻型步兵,也有一小部分骑兵),军团总人数超过4000人。当罗马人扩充其军队时,就增设军团,这样就为任何大型野战军队提供了良好的管理和组织。罗马人军事实践的另一个重要贡献是他们构筑堑壕的狂热。没有一支罗马野战部队在行军宿营时不按标准计划的首先构筑堑壕。每天夜晚,部队都要掘壕筑堤,并以栅栏防护。由于其正规部队已经习惯于这种作业,所以罗队把这件对其他任何军事组织来说都是令人沮丧的负担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这种掘壕筑堤的行为意味着,罗队随时准备应付意外,并准备在战斗中一旦失利,能有一个筑垒地域作为避难所。罗马人从马其顿人那里学到了关于挖掘堑壕的知识;马其顿人则是从希腊人那里衍生出自己的掘壕实践,但希腊人只有在一地驻扎一段时间时才构筑筑垒地域;而亚洲人则更是一贯地在营地挖掘堑壕。比如,波斯人在普拉塔亚失败后,就是退居一个精心构筑的筑垒营地的。罗马人对挖掘堑壕的革新包括以正规军挖掘他们的营地,以及按标准计划构筑,以确保每个士兵和分队在营地中总是有相同的关系。

  罗马士兵必须是有经验的行军者,因为,除了盔甲、短剑和标枪以外,他们还要携带铲子、斧子和架设营地栅栏的木桩。但是,每天都要很早停止行军,以便有时间在营地挖壕。

  像他们的行军宿营一样,罗马人实践了一种缓慢但可靠的战略,罗马人逐步了意大利的大部分。由于上的精明再加上军事上的技巧,所以他们与其控制地区结成了坚定而又心甘情愿的盟友,并将罗马人的组织和作战方式扩展到了这些盟友之中。在亚历山大大帝时期,罗马已经成为一支强大的力量,做好了与其他地中海国家进行军事接触的准备。

  本文原创:http://www.rrblg.com

本文地址:http://www.zhizhengguan.com/a/huahuixuangou/155.html

责任编辑:执政官